建筑师的追求

建湖新闻网 采集侠 2019-10-09 14:20:13
浏览

  非常高兴有机会来看隈研吾的展览。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地产商和建筑师的关系。

  我们做地产,从第一天开始就需要和建筑师合作。就像做服装,首先要选服装设计师一样,地产商怎么样选择建筑师,也是一个特别有挑战的事情。从产业研究的角度来说,服装行业和建筑行业是最可类比的行业,也是后发者有可能实现快速追赶的两个行业,3 到 5 年就可以脱颖而出。这两个行业中,基本上很多事自己都不用做,选对一个建筑师,或者选对一个设计师,再把广告做好,立即就能变成行业中的「黑马」。

  但是像航天、飞机制造这些行业,后来者就很难赶超。据研究,即使假定钱可以无限地花,从零开始到赶上也要 70 年,因为这些行业的系统太复杂,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。

  既然做地产是一个这样简单的事,我们怎样选择建筑师就非常重要。做了几十年地产,我发现,一般来说,选择建筑师有两个极端。

  一个是选择最保险的,就是行活。大家都不知道是谁设计,反正最终的结果都是标准的东西。盖写字楼一定方方正正,绝对不会这里支出来一块,那里翘出来一部分。

  另外一个是选艺术家型的设计师。比如北京的「大裤衩」,这就不是行活。它的建筑师是一个思想家、艺术家。选这类的建筑师往往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。比如说,很多人都想象不到,在「大裤衩」之前,库哈斯真正做成的作品没超过 2000 平米。也就是说,虽然他是一个很有思想、很有想象力的人,他的每一件作品都足以引起很多的思考,但他设计出来的作品,真正被企业商业应用的很少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地产商在做项目的时候,如果是非常成熟的地块,一般就选行活。

  另外,地产商做建筑自己不用,是别人用,要售卖,客户可能还要再交易。在 CBD 这样的地方盖楼,如果一开始就选了库哈斯,那基本上就不要考虑商业的事。因为没有人再会接手这个建筑,卖不掉。

  当然,选择艺术家型的设计师,也有很大的收益,在市场上有非常好的广告效果。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潘石屹,他在选建筑师这个事情上就做了创新。他盖的楼都叫 SOHO,建筑师是扎哈·哈迪德。因为这些建筑很独特,大家就很关注。

  所以,我有个体会,要成为好的地产商,一定要选择「对」的建筑师。一般来说,不同的地块,会选不同的建筑师。难做的地,就偏艺术一点,有广告效果。

  我们有过一个很有趣的经历。我们在天津有一个项目,当时选的设计团队,是一个荷兰的很前卫的团队,做得非常好。他们设计的这个建筑不是方方正正的,是按照天津最早的历史,根据人走出来的路径,所留下的痕迹,投影做出来的映像,是非常与众不同的建筑。但是这个规划始终通不过。因为有关部门的领导觉得在拆迁的地方,做一个方方正正的建筑就好,不需要这么前卫,也用不上艺术家的这些观念。

  因为通不过,我们就得天天去给人讲。后来我找到一个领导,这个领导水平比较高。他说,「在这种情况下,不能讲技术,只能讲哲学。我去替你讲。」然后这个领导约了市里管这件事的领导,从哲学的角度讲这个事情。他说,「天津就好比是一片森林。森林里面偶尔有几棵竹子,其实并不影响森林,还让森林更丰富。是不是?」那个领导说,「是啊。」他说,「这个项目就是在栽竹子。」结果就批了。

  通过这件事情可以看出,地产商和建筑师怎么样让政府接受这种创新类建筑,有时候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。

  我跟隈研吾也有过合作。纽约世贸中心重建以后,我们在重建的楼里做「中国中心」,也面临选建筑师的问题。做这个空间,我们想要做到 6 个字:「很中国,很现代」。如果做得「很中国,但是很土」,放在纽约,不合适;如果做得「很现代,但是跟中国没关系」,也不合适。

  有了「很中国,很现代」这个方向以后,我们看了一堆建筑师的名单,后来还是决定选日本的建筑师。

  为什么没有选中国的建筑师?当时中国年轻一拨的建筑师还在成长;年长的呢,又没有经过这种挑战。纽约的这些建筑规范跟他们的经验完全不同。所以我们就在日本的建筑师里头选,找到了隈研吾。他读书就在纽约,而且也在纽约执业过,对纽约市场的规范、要求、审美都了解,有经验。

  我也到日本参观了他的作品和他的公司。日本建筑师跟前面讲的两类建筑师有所不同。前面讲的两类,要么是做行活,低成本,快速赚钱。活做得很快,也没大毛病,基本上就是 60 分、70 分的水平。要么就是欧洲、美国的一些偏艺术的建筑师,他们有观念、有理论、有体系,他们在观念上下功夫,但是他们在材料上其实不怎么下功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