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WG采访:为能走到这一步而感到骄傲

建湖新闻网 采集侠 2019-09-08 16:22:07
浏览

导读 9月7日,KZ与DWG进行了LCK冒泡赛最后一轮。每支队伍都遭受过沉重的打击,但是DWG创造了历史,他称为第一支升到LCK并在同一年进入世界赛的队伍。

9月7日,KZ与DWG进行了LCK冒泡赛最后一轮。每支队伍都遭受过沉重的打击,但是DWG创造了历史,他称为第一支升到LCK并在同一年进入世界赛的队伍。随着以3-2的比分拿下对阵KZ的胜利,DWG作为LCK三号种子拿到了他们2019LCK世界赛的门票。今晚比赛结束后,整个DWG的队伍都接受了赛后采访。

DWG采访:为能走到这一步而感到骄傲

Q:队伍升入LCK并在同一年进入了世界赛。现在感觉怎么样呢?

Micro:我真的很开心。我也真的很感激今晚队员们的出色发挥。

Q:尽管在季后赛中的表现有点不尽如人意,但是DWG今晚看上去很不一样。粉丝们说今天整个队伍的精神面貌看上去好很多。对于今天的比赛,有做什么准备吗?

Micro:我认为我们缺少的经验。与往常的赛前惯例不同,这次我们告诉自己,如果今晚没有赢下来的话,我们就一起跳桥(笑)。除此之外,我们并没有做特别的心理准备。

Q:Nuguri选手,之前经常被拿一血,但是今天晚上,你并没有给出一血,你安全地度过了对线阶段。是有做出什么改变吗?

Nuguri:我想应该比起像平时那样打,今天我打得要更被动,因为这场比赛真的很重要,我有点紧张。我对第四局比赛并不是很满意,但是我也只是说了“管他呢”,然后还是用平时的比赛方式打了第五局...结果效果很好。

Q:ShowMaker选手在常规赛的时候从来没有玩过亚索。今天是为什么想到要拿亚索呢?

ShowMaker:我之前经常玩阿卡丽和飞机,因为他们伤害爆炸,但是今天对面发现了这一点然后ban掉了他们,所以我决定要玩亚索,这也是一个我玩得很舒服的英雄。

Q:今天晚上,你们玩了亚索+酒桶的combo。Canyon选手觉得这套组合怎么样呢?

Canyon:我对任何一种比赛方式都很有信心。

Q:除了让对方选了一次卡莎之外,Nuclear选手在其他四局比赛中都很好地使用了卡莎。你觉得对于队伍阵容来说,卡莎是最完美的选择吗?

Nuclear:我的队伍喜欢打得很进攻,然后因为我对自己的卡莎使用也很有信心,所以我也能够打得很主动,而且也能打得更好。

Q:BeryL选手在前几场比赛中的牛头玩得十分出色,所以你能够告诉大家在第一局比赛中队伍的沟通是怎么样的吗?

Micro:我们很好地处理了边路的兵线,而且因为有鳄鱼在,所以我们都同意越塔。

Q:在第二局比赛失利之后,Nuclear选手在第三局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,但是后来又在第四局中吃了很多苦。作为队伍的队长,你和队伍是如何为第五局做准备的呢?

Nuclear:尽管在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经济都领先,但我们还是输了。我本来应该照顾好队员的心态的,但是看起来他们有在很好地处理自己的心态问题,所以我就自己管自己好了(笑)。

Q:当你1v2反杀两个的时候,脑子里在想些什么?

Nuguri:当时我的队伍在地图下半区拥有优势,当时我有点贪了,而且我跟卡密尔换血也换得不错,所以不知道咋了就成功了。我觉得自己很幸运。

Q:所以当时你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把他们都杀了吗?

Nuguri:我当时觉得如果我打得好的话,至少能换一个卡密尔,但是我没有料到能把两个都换掉,尤其是当时我的闪现还没转好。

Q:当时教练有听到选手们开心地喊叫吗?

Micro:其实当时教练室里声音也很大,因为我们也在欢呼。

Q:有什么话想对队员们说的吗?

Micro:尽管我们缺乏经验,但是我还是为他们走到这步而感到骄傲。我很想感谢他们今晚的精彩表现。

Q:现在你们拿到了2019LOL世界赛的资格,有什么话想说吗?

BeryL:我们的第一次国际赛事是洲际赛,但是当时我们也没有把它当成国际赛事,因为它是在韩国举办的。现在我们进入了今年最大型的LOL比赛,所以作为韩国代表队之一,我们会竭尽全力的。

Q:对世界赛有什么目标吗?

Nuclear:我的目标是赢下整个赛事,当我还在H2K的时候,我在区域资格赛输给了Fnatic。所以我想在世界赛复仇,打败Fnatic。

Q:有哪名选手是你想在世界赛交手的吗?

ShowMaker:虽然IG还没有拿到他们世界赛的入场券,但是如果他们成功拿到了,我想和Rookie进行对决。

Q:你打算单杀他几次?

ShowMaker:我只希望我不要被他单杀就好了。

Q:Canyon选手有什么想说的吗?

Canyon:我会好好练习惩戒的,好好使用它。

Q:Nuguri选手,想对所有在世界赛里等着DWG的队伍说些什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