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湖县庆丰镇东平村:鲁艺英烈浩气长存

建湖新闻网 采集侠 2019-09-20 14:11:54
浏览

  华中鲁迅艺术学院殉难烈士陵园,位于建湖县庆丰镇东平村境内。

  一进大门,张爱萍的题词赫然在目:“华中鲁艺抗日殉难烈士永垂不朽”。陵园正中,矗立着一座高13米的方碑,从其南北两面看去,碑身近似五条直线,象征着五线谱,意为殉难烈士多为文艺战士。

  纪念碑后是群墓,前排东侧为丘东平烈士墓,西侧是许晴烈士墓,四周植有灌木。

  中共建湖县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编写的《建湖人民革命斗争史》这样记载:

  丘东平,幼名谭月,学名席珍,笔名东平,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梅陇镇马福村。他是中国“左联”早期的军事文学家、报告文学家和小说家。1941年2月,他担任鲁艺华中分院教导主任。而许晴,原名许多,祖籍安徽歙县。鲁艺华中分院戏剧系主任刘保罗牺牲后,由他继任。

  11月23日上午,东平村党总支书记潘立国经查阅由政协建湖县委员会编写的《建湖文史资料》后,对记者说:1941年7月下旬,日伪军兵分四路进攻盐城,企图一口吞掉重建不久的新四军军部。由于形势紧迫,23日午后,军部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将华中鲁艺师生分成两个队转移。

  其中,院部和文学系、美术系编为一队,由黄源同志负责,随军部行动;戏剧系、音乐系和普通班编为二队,由孟波、丘东平、许晴三位同志负责,分头转移。

  为了安全,军部派出一个战斗班与二队同行。当日傍晚,二队师生从北左庄以东的陶家舍出发,打算取道吉家庄和北秦庄,赶到盐城西南的楼王庄。

  午夜时分,队伍抵达北秦庄,大家一路劳顿、疲惫不堪,一个个倒下便呼呼大睡。丘东平带人查看周边情况并安排放哨后,刚躺下就听见“嘟突、嘟突”的汽艇马达声。

  “丘东平、许晴、孟波三人,决定立即通知大家紧急集合,迅速离开北秦庄。”78岁的东平村老党员杨大林,领着记者沿乡间泥路穿过一片农田,找到了烈士牺牲的地方,讲述其祖母亲眼所见的事情经过。

  对于这幕惨剧,《建湖文史资料》是这样记载的:戏剧系主任许晴带领战斗班走在队伍的最前面,音乐系教授孟波在队伍后压阵,教导主任、作家丘东平则居中照应首尾。

  不料,队伍走出庄子不远,刚过了一座小桥,突然发现200多个配有机枪、迫击炮的日伪军已从东、南、西三个方向围上来。这批敌人是来偷袭江淮日报社的,而报社早在几天前得到情报就撤走了。

  见到被围困的师生,敌人一边嗷嗷乱叫,一边向师生们开火。

  面对这猝不及防的危急情势,二队师生毫无惧色,迅速占据有利地形,凭着仅有的8支(一说6支)长短枪和20来颗手榴弹,同敌人展开对峙、周旋。

  这场力量悬殊的遭遇战打响后,丘东平、许晴等商量后决定:让戏剧系的袁万华立即带领大部分手无寸铁的师生向北突围,他俩与战斗班一起负责掩护。

  “据几十年后还健在的‘老鲁艺’们回忆,与许晴并肩战斗的洪明,曾多次劝许晴随同第一批师生后撤,许晴死活不同意,并反问洪明:‘我是指挥员,你说我能先撤吗?’”潘立国说,“这位年仅29岁的共产党员、戏剧家,把活着的希望让给了别人,最后牺牲在阵地上。”

  而教导主任丘东平临危不惧,在枪林弹雨中掩护师生冲过被敌人火力封锁的小桥。不幸的是,当他自己在最后撤离,回身察看是否还有师生落在后面时,被子弹击中,倒在黄泥沟内。

  丘东平、许晴等师生在北秦庄遇难的噩耗传出后,全国各地敌后抗日根据地主要报纸都予以报道,并发表了许多纪念文章。文艺界、教育界也纷纷举行集会,悼念殉难师生,抗议日寇暴行。

  《建湖抗战往事》中记载:“事后,由孟波主持召开追悼大会,盐城县5区党委和政府将烈士牺牲地命名为东平乡,现庆丰镇下设‘东平村’。”

  “几十年来,村里的群众一直深深怀念着华中鲁迅艺术学院牺牲的那些师生。”潘立国说,逢年过节,人们都备好供果,自发来到烈士墓前,祭奠先烈的英灵。烈士们英勇无畏的精神,流传至今。

  记者 赵亮

  资料名片

  庆丰镇史称“十八团”,是中国三大杂技发祥地之一、著名外交家乔冠华诞生地、盐城市重点中心镇,拥有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。全镇总面积103平方公里,其中耕地面积4800公顷,下辖19个行政村、3个居委会,计122个村民小组,总人口约6.8万人。2017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34.5亿元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700万元、固定资产投资20.47亿元,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9475元。

  打造“原创红色文化”名片

  建湖县庆丰镇党委书记徐为高